取經的兵 / 待分類 / 雷山碉堡記

分享

   

【香港物流招聘】雷山碉堡記

2020-12-26  取經的兵

雷山碉堡記

雷山碉堡建於何年呢?筆者為此多次訪問雷山周邊的村民,特別是這次重訪伍家壠(退谷村),89歲的退休師傅陳華清,採訪的史料較為準確而又真實。

民國二十七年,晚稻快黃了,日寇飛機轟炸西山、雷山、伍家壠(退谷),樊口老街陳老説,日本人進攻鄂城,是民國二十七年(1938年),當時晚稻快黃了(陽曆上十月),先是飛機轟炸了西山、雷山、伍家壠,很多房屋被炸,有一顆炸彈炸在水塘裏(抔湖),有一顆炸在我家附近,當時我和哥躲在樹坡旁,險些被炸,日本人在飛機上用機槍掃射。後來,我們還是撿了很多子彈殼。

當時樊口老街那裏有中國駐軍(其中有爆破民信閘的工兵部隊),有一座三層樓,即現在的樊口糧店那裏被炸,裏面關了不少壯丁。被日寇的飛機丟下的三顆炸彈炸燬了,死傷100多人,大多是壯丁,當時我在那裏賣甘蔗,轉了三圈,賣了幾根甘蔗,聽到了飛機轟鳴聲我就跑了。這是日本人進攻前的事情。轟炸三天之後,日軍乘船水路登陸侵佔了鄂城。樊口駐軍為了阻滯日軍進攻,撤退前把樊口民信閘炸燬了。

民國二十八年日本人在雷山頭修碉堡。

陳老説,日本人在雷山修碉堡是民國二十八年(1939年)的事情,日本人當時在那裏開採鐵礦,在那裏修碉堡,邊採礦,邊修碉堡。

抓去的附近村民,我們伍家壠有幾個人,我和我哥都去了,還有外地抓來的勞工。日本帶去大狼狗,稍不順眼就放狼狗咬人。採礦修碉堡時勞工們抬石頭過哨卡,日本人拿個木棍子,過去一棍子,過來 一棍子,打了之後還要你叫他“太君”,經常把人綁在樹上,讓狼狗咬。當時修碉堡是個豎立的圓筒子,用石頭和水泥做成的,有一次勞工們正在休息,日本人從山後,即現在肉聯方向較為隱蔽的地方上來,看到勞工們在休息,他們説勞工們偷懶,就用鞭子抽、棍子打、放狼狗咬。陳老説,日本人用棍子把他哥打得遍地滾;有的人被綁在樹上用鞭子打。陳老的回憶很重要,鄂州有關史志卻漏掉了這些屈辱的一幕幕。

筆者注:據《西山志稿》記載:“日本人曾於民國九年(1920年),23月間,王遇甲出賣西山、雷山二山給日本商人開鐵礦,後遭邑人(鄂城)反對而中止。”然而,19年後,在日本人的剌刀下,進行了掠奪性開採。

雷山寺石上梅被日本人炸燬。

日本人侵佔鄂城後,第二年就在雷山開鐵礦,雷山寺那裏有一棵石上梅,陳老説,一棵梅花樹長在石頭裏,長得非常好看,還開梅花,是一棵“寶樹”。後來日本人在那裏開礦炸燬了。並不影響開礦,為什麼要炸燬呢?還有一種説法是,日本人連石頭帶樹鑿起來整體偷運走了。(石上梅,百年古樹,被列為名勝古蹟,光緒《武昌縣誌》有載)

伏在雷山碉堡山頭下,看薛家溝日本人用機槍掃射300多中國人。

陳老説,當年日本人在樊口薛家溝,就是現在的造船廠,準確的位置是薛家溝那裏的民生閘(筆者注:民生閘是1924年吳兆麟建的,還建了民信閘)。民生閘相隔一個堤幾十米遠,日本人在那裏設了一個據點,用鐵絲網圍着,當時我在雷山碉堡下采礦的山邊看得非常清楚,中國人跪成一排,裏面有的是在田裏勞作的老百姓,有的是從外地抓來的,日本人用機槍掃射。當時的時間,是民國二十年(1940年),應是5月份,因為當時農民正插田。(筆者注:日本人在樊口屠殺的罪行,鄂州史料並沒有記載。)

日本人隨意殺戮中國人。

陳老説:日本佔領樊口,在現在薛家溝船廠那裏設了據點,封鎖了長江和長港樊湖入江口,又是在雷山碉堡機槍俯射的範圍內。日本人從民信閘那裏斜拉電線到薛家溝據點,由於跨度較遠,電線很低,有一艘從長港駛來的商船,把電線撞斷,日本當即把貨船上五人抓來,全部殺死,並掠奪了貨物。陳老説,這是民國30年(1941年)的事。陳老悲憤的説日本人不把中國人當人,如宰牛羊一般。

夜幕下的雷山碉堡後側,伍家壠仍是游擊隊往來的祕密通道。

他説,日本人佔領時期,他家對面住了一位江北過來的龔姓親戚,在這裏住了半年,後來説是共產黨的祕密交通員。他還説共產黨當時有一個連的人都帶着槍,深夜入村。我和村民一夜碾米籌糧500多斤,臨走時,他們打了借條;還有一次也是深夜,為游擊隊籌糧,他們也打了借條,還多算了。解放後,我們抵了上繳的地租;陳老還説,他曾駕船送了5位游擊隊員過江北。

我聽了陳老的回憶,感嘆不已。在幽靜的古山村,唐代侍郎元結曾隱居這裏;宋代大學士蘇軾在這裏“留五年”;元代丁鶴年,也曾《樊口幽居》;明代孟紹甲也於此結廬,隱居退谷。陳華清的先祖也在明代這一時期落户退谷。逝者如斯夫,四百年已經過去。如今,伍家壠這裏與之相比的陳老,雖然沒有驚天動地的業績,卻以平凡的人生,見證了日寇侵佔樊口時期,這裏鮮為人知的事情,從而又續寫了“退谷史話”。

這是六年後我與陳老的又一次訪談錄,他用鐵的事實,揭露了日寇侵佔鄂城樊口時期的滔天罪行。為我們今天進行愛國主義教育,提供了教材。僅以《雷山碉堡記》遙祭在日寇佔領時期的犧牲及死難同胞,悼念長眠地下的樊口之魂!

我望着陳老,已有兩顆門牙在6年後“下崗”了,深感歲月不熬人,最後,默願他健康長壽,圓“百歲”之夢!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