浩然文史 / 待分類 / 既是被膜拜的戰神,也是遭酷刑的罪鬼,名...

分享

   

【香港物流招聘】既是被膜拜的戰神,也是遭酷刑的罪鬼,名將白起被美化也被醜化

2021-01-11  浩然文史

    白起

    秦將白起被譽為“戰國四大名將”之一,他用兵如神,“料敵合變,出奇無窮”,戎馬一生,攻城略地無數,殺戮百萬之眾,平生幾乎未遭敗績。他赫赫戰功,榮膺“戰神”桂冠;但也因殺戮過多,故蒙受“殺神”“人屠”之惡名。他生前根本想不到,在他死後千餘年內,他時而被尊為聖賢神將,享受後人的頂禮膜拜;時而被貶為地獄的罪鬼,受盡無窮的酷刑。對一代名將的美化、醜化,反映出不同時代的人什麼樣的心態呢?

    一、武界聖賢

    眾所周知,白起在長平之戰奏捷後,因與秦昭王、範睢的戰略取向發生嚴重分歧,憤而辭職,並屢屢拒奉王命。在範睢挑唆、構陷下,秦昭王最終賜死白起於杜郵(今咸陽市東郊)。白起的不幸遭遇,博得秦地民眾的同情,自發地舉行祭祀活動:“(白起)死而非其罪,秦人憐之,鄉邑皆祭祀焉。”

    賜死白起的場景

    不但秦地民間百姓自發舉行祭祀、悼念活動,在唐宋時期,白起還因其赫赫戰績,被多名最高統治者作為姜子牙的陪祀,供奉於武廟內。

    開元十九年(731年),唐玄宗敕令諸州各建一所太公廟,祭祀“武聖”姜子牙,以張良配祭,於每年仲春、仲秋月的第一個戊日舉行祭祀。開元二十七年(739年),唐玄宗下詔追諡呂尚為“武成王”,以往古名將十人(吳孫武、魏吳起、燕樂毅、秦白起、齊司馬穰苴、漢張良、韓信、蜀諸葛亮、唐李靖、李績)為“十哲”,作為從祀。建中三年(782年),唐德宗又列范蠡、孫臏等64位古代名將圖像於武廟中,享受祭祀。

    宋太祖即位,下詔重修武廟,因白起殺降,撤去他“十哲”之位,但仍列於殿外廡間受祀的62將中,且位於東廡西向29將之首。

    韓信

    二、冥界罪鬼

    大致從唐代開始,隨着佛教、道教因果報應思想的泛濫,白起因坑殺降卒、殺戮過重,逐漸成為佛教、道教人士及儒學士人宣揚因果善惡報應思想的典型人物。在他們筆下,白起即使死後,也難消生前罪孽,必遭嚴謫,才能滌清宿業。在唐宋明歷代志怪小説、筆記文乘中,以白起為反面典型編造出來的因果報應故事,可謂比比皆是,不勝枚舉。

    上述文獻編撰的白起因因果報應所遭冥罰,歸納起來,主要有以下兩種形式:

    一是白起鬼魂沉淪於地獄,遭受各種酷刑無盡折磨,藉此償還當年殺降的宿孽。唐代僧人釋道世所撰《法苑珠林》中,就記載這樣一個故事:一名叫趙文昌的人死而復活後,自述死後鬼魂被拘至閻羅殿。閻王念其生前虔誠不懈地念誦《金剛般若經》,一心向善,故放其歸還陽世。鬼差引他離開地獄時,看見滿是屎尿污穢的糞坑中湮沒一人,僅有幾縷頭髮飄露在污穢上。趙文昌問鬼差此是何人? 緣何受刑?鬼差説:這是秦將白起,因坑趙降卒,殺虐過重,故囚此獄中,無緣得出,且受無盡污垢之刑。

    唐代戴孚撰寫的《廣異記》,也記載一王姓男子死而復活後,説在陰府見到白起受盡天帝酷刑:“每三十年一斬其頭,迨一劫(一小劫=1599萬8000年,一中劫=二十小劫,一大劫=四中劫)方已”,施刑的週期是一劫。頭被斬下後,還要落在糞池內,受污穢之苦。韋述所撰《兩京新記》則記載秦莊襄王、白起、王翦等眾魂沉淪地獄,不得超生,飽受飢餓之苦,“數十年才得一食”。明代僧人襪宏則記載,白起因殺降罪惡至極,幽囚陰府,不得超度,故託夢向梁武帝求助。梁武帝採納僧人建議,為其舉行水陸道場,借佛祖法力,將其鬼魂拯救出地獄。

    秦將白起

    二是編造天帝或冥王懲罰白起的鬼魂不得投胎轉世為人,而是永淪畜道,輪迴投胎為豬、蜈蚣等,或遭雷劈,或被人屠宰。明代郎瑛《七修類稿》記載,洪武年間,杭吳山三茅觀有一條長尺許、廣二寸的白蜈蚣被雷擊斃。詭異的是,此蜈蚣身上竟有紅色楷書“秦白起”三個字。周暉撰《金陵瑣事》也記載,建永寧寺時,要殺一頭豬祭梁。宰殺前,人們驚訝地發現,豬腹上竟隱隱有“秦將白起”四個紅字。

    在有些文人筆下,不光白起本人遭冥報,輪迴投胎為畜,受殺戮之罰,就連他的親人、部屬亦被株連,遭受同罰。明代王同軌《耳談》一書記載,隆慶年間,京師顯靈宮的道士買來殺食的一條魚的魚腹中,竟有“秦白起妻”四字。一佚名文士所撰《續西遊記》,也將協助白起殺降的一部屬,遭天譴幻化為牛魔精。

    影視劇中的白起妻

    三、鬼王神將

    由南朝梁道士陶弘景編纂的道教典籍《真靈位業圖》收錄的近700位道教神祗中,第七位階,也是最低位階的,是以酆都北陰大帝為首的陰曹地獄諸鬼官。其中,不少是由歷史上的帝王、將相、名士如周文王、秦始皇、曹操、李廣、馬融等充任。他們死後成為鬼官,統領轄下的仙官、鬼兵。但上述名單中,並沒有商湯、周公、白起等著名帝王、聖賢、將相的名諱。對此,陶弘景曾專門解釋説:他們“或入仙品,……或兇虐過甚,恐不得補職僚也。”其中,“兇虐過甚”或當指白起而言。

    影視劇中的曹操

    不過,六朝以後人撰作的若干道教典籍中,卻賦予白起正、邪兩種不同的品性。《太上洞淵神呪經》將白起與王翦、韓章、樂陽、楚狂四人列為“五通大鬼”。五“大鬼”要盡心盡力地率鬼兵收捕作祟的惡鬼,若有遺漏,將遭“千斬不恕”的嚴懲。《太上洞神洞淵神呪治病口章》一書將王翦、白起、鄧艾列為“領三萬鬼,行萬病殺人”的鬼王。

    宋元時,道教對白起的態度發生明顯變化。《道法會元》一書將白起塑造成天界神將的形象。或稱其為水部“飛霜凝冰使者”,其形象也不再是兇惡、猙獰的惡鬼,而是“青鬼面,氈笠,皂靴皂袍,執鐵槌”的半神半鬼的樣貌;或將其歸於趙公明元帥部下“十王猛將”之一,頭戴金盔,身穿金甲;或將其從“十王猛將”中摘出,成為高明大帝/趙公明元帥部下“二王”(另一王為伍子胥)之一,“怒容,金頭盔,金甲,紅罩袍,綠靴,執金戟,上有紅纓”,徹底從鬼王蜕變為威風凜凜的天界神將。

    影視劇中的天界神將形象

    文史君説

    白起被逼自殺後,秦地民眾出於憐憫、惋惜等心態,自發進行祭祀;唐代將其列入“武廟十哲”,宋代將其列入“武廟七十二將”,反映出最高統治者對他傑出的軍事才能的肯定。自唐代起,隨着佛教的興盛,尤其是受佛、道善惡因果報應思想氾濫的影響,白起死後,靈魂囚禁於地獄,不得超生轉世,反而罹受酷刑折磨,或轉世為畜類,遭受雷劈屠宰之苦等故事或傳説,頻頻見諸文獻記載。宋元時,道教或許鑑於白起在官方或民間的“威名”,還是“破格”將其納入道教神界譜系中,授予他天界神將的身份,既可藉此提升道教神靈的知名度,亦可與佛教因果報應下遭受殘酷冥罰的白起形成鮮明對照。這也是古代中國道教、佛教相競、相爭的微觀縮影。

    參考文獻

    (西漢)司馬遷:《史記》,中華書局,1959年。

    (唐)戴孚:《廣異記》,中華書局,1992年。

    (唐)釋道世:《法苑珠林》,中華書局,2003年。

    (明)佚名編:《道法會元》,華夏出版社,2012年。

    (作者:浩然文史·郛生)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